<pre id="pbhf5"><ruby id="pbhf5"><pre id="pbhf5"></pre></ruby></pre>

<p id="pbhf5"><big id="pbhf5"></big></p>

      <pre id="pbhf5"><dfn id="pbhf5"><span id="pbhf5"></span></dfn></pre>

      <nobr id="pbhf5"></nobr>

        <th id="pbhf5"></th>

          <mark id="pbhf5"></mark>
          <rp id="pbhf5"></rp>

            Template
              

          《紅姑娘遨游世和園》引子——《創世》

          在宇宙未誕生之前,空間是一片濃霧彌漫的元素粉末。沒有白天,沒有黑夜。這些元素粉末在互相碰撞作用中形成三塊神秘東西,竟然漸漸有了感知和食欲,并在長期吞食過程中,逐漸凝聚成形,形成三個人形原始神魔:一個叫混沌,高大壯實,具有雄性特點;一個叫和諧,窈窕美麗,具有雌性特點;還有一個叫災亂,不男不女,因愛使壞,在玩耍中被反物質與物質反應燒傷頭臉,變得丑惡無比,她雖具有兩性特征,但卻陰盛陽痿,帶有植物特點。他們三個雖有性特點,但性器官卻不明顯,又無骨骼限制?梢宰兇,可以縮小。這三個原始神魔處在莽莽望不到邊的元素碎屑之間,以取食元素為生,起初他們像初生的嬰孩,經常玩耍著元素游戲,不知不覺中摸清了元素間的反應規律,也慢慢形成了各自的個性。經過千年萬年,漸漸長大成熟,有了語言交流能力和其它特點;煦缡沉枯^重,力大無比;和諧溫和善良,不善巧言;災亂貪婪好吃,巧嘴如簧。他們三個起先也像一家人一樣,相依為命,雖有一些小摩擦,也沒有大的過節。這樣任意取食著不住飄動、籠罩在四周的元素碎屑,在不知不覺中占據著元素空間,同時也使宇宙中的元素改變著密度,發生著變化。
             這災亂生性不安本分,愛出鬼點子,有次對混沌說:“我看咱們一次吃上兩三次的,不是長得更快,就是長久不餓,這樣可以任意玩耍了。”混沌聽了連聲贊道:“好主意,我給咱們抓過來。”說著就伸出雙手亂摟亂抓,將好大一塊云霧狀元素摟集,然后揉合壓縮成一小塊。和諧發現元素被混沌抓出好大一片空隙,一時補不起,便說:“混沌哥,貪吃不一定好,說不定吃多了會難受的。”混沌說:“和妹,你說的不對,吃多了更能長身體的。”和諧指著被混沌抓開的空隙,說:“你看一下抓出那么大的洞,多不好。”災亂對混沌曾夸和諧美麗嫉妒透頂,見此便挑撥說:“混沌哥,和諧是見咱們吃的多了眼紅,她吃不多,怨她自己,怎能叫咱們也不要吃。”說得混沌斥責和諧:“你不想吃不要吃,別管我們。”指責得和諧很委屈,但不知說什么好。就這樣,混沌不聽和諧勸阻,漸漸將元素挖空好大的一個洞,使三人處在一塊越來越大的空曠區,這使和諧擔憂,而混沌和災亂卻熟視無睹。
             他們取食的地方很遠,但他們都會在空間飄飛,而且練的速度越來越快,早已不亞光速了;煦缫惨蜷L期探抓,練出奇大無比的抓吸力、擠壓力。他雖覺和諧美麗可愛,但總覺他說話不投機,而覺災亂雖不好看,但說話卻很中自己的心意,因長期聽災亂挑撥,越來越疏遠了和諧。此時災亂的貪欲也越來越大,她唆使混沌漸漸將宇宙的元素挖開了洞,可以看到外邊沒有元素的地方了。和諧見了,多次勸阻,混沌老是不聽,直到三個完全露在元素之外,而且還能飛著看到元素邊沿了。最后災亂給混沌出鬼點子:“混沌哥,我們倘將元素全抓來。一頓吃了。說不定永遠不用食也不餓了。”混沌疑惑道:“一頓能吃得下嗎?”災亂獻媚道:“你的力那么大,一定能將物質全抓來的,倘再擠壓成能入口的小球,說不定一口就能吃下了,就是壓不得那么小,壓得碗口那么大,我倆也吃了。”和諧聽了災亂此話,急勸道:“混沌哥,別聽災亂瞎說,你一口將元素全吞了,定會脹死的。”災亂忙進讒言:“混沌哥,你看,她怕你吃了,沒她的了,咒你死。”混沌聽了不樂,喝和諧:“走開!這里沒你的事。”和諧急道:“你一次吃了以后再不吃了?”災亂挑撥道:“你看!那不是怕你吃了嗎?以后沒得吃就吃那,她身上很香,說不定更好吃。那咒你死,就叫她先死!”和諧聽了大怒:“把你這個壞蛋!”說著準備去抓災亂,只聽混沌怒喝:“滾開!惹我起火真先撕碎了你!”揮起拳頭一拳打向和諧,由于他用力過猛,一下將和諧打入空間隧道,消失不見了。
             “咦!怎么不見了?”混沌大驚,喊:“災亂妹,你看和諧哪里去了?”災亂在周圍觀察了一下,也找不見和諧,說:“她怕你吃她,躲起來了。沒她正好,再也沒人在你耳邊啰嗦了。”“可往哪里躲呢,太怪了。”混沌向四面八方瞭望著,驚疑不定。“別管她,”災亂建議,“我們干我們的。”于是唆使混沌施起強大的抓吸力,將元素碎屑很快吸引到可以看得見的界限內,混沌見能看見元素的邊沿了,想看和諧在不在,但仍看不到她,忽見元素發起光來,混沌有些驚訝,想放手,災亂見了喊道:“呀!亮了,好看,好看!混沌哥,加勁。”說著也過去幫忙;煦缫娏苏f:“災妹,我們將元素都拉過來了,你看變得多亮,可照得那么遠還不見和妹,她能躲到哪里去呢?”“說不定她死了。”災亂見不到和諧,趕緊轉移了話題,“你看現在多亮,多好看,咱們再用力說不定更好看。”于是混沌將元素越拉越吸越緊密,從一般恒星狀態變為中子星,光芒更加耀眼。災亂邊幫邊喊:“好看!好看!加勁,加勁!”鼓勵混沌,鼓勵得混沌更加賣力。
             忽然強光一下消失了,連物質也變得看不見了。他們平時玩耍,從來沒有將元素壓縮到如此程度,所以混沌大驚:“災妹,怎么這東西也像和妹一樣不見了?”災亂也吃驚不小,湊近混沌雙手間準備細看,忽覺有股強大的吸引力想將自己吸入,使她怎么也掙不脫,竟然身不由己地飛起,漸漸變小,嚇得她大喊:“混沌哥,混沌哥,你不要吃我,我不是有意叫和諧死的。”混沌見了大驚,猛然用雙手抓住災亂雙腿,一把拉了出來,拉得火花四濺,在面前形成耀眼的光球。災亂變大后,伏在混沌腳邊嚇得渾身發抖,哪里有心欣賞那火球,委屈地哭道:“哥,你壞,怎么不要我了?”混沌急辯道:“我怎么不要你了?”“那你為什么要將我吸入口中?”“什么?我哪里用口吸你了?我也覺雙手間有股吸力,不知怎么會事,你進去看見什么了?”“我就看見有個黑洞,不是你的口嗎?”“怪!你看我現在抱個什么?剛才覺得有股強大的吸力將雙手往里吸,自將你拉出,又覺得頂不住的的樣子,不知怎么會事。”災亂這才注意到混沌雙手間有個大白洞,但她也像混沌一樣,不知怎么會事。
             原來混沌已將元素碎屑壓縮成黑洞了,因此災亂靠近,靠吸力起了身,但混沌一用力拉,又將黑洞拉成白洞。他們都不知道,這一下可給災亂練出了非凡的本事,可以看見黑洞,并且安全地從黑洞中進進出出,當下災亂望著混沌懷里美麗的光球殼,好像感悟到什么,站起來說:“混沌哥,它剛才也沒有躲掉,在變戲法,讓你看不見,有意害我,如今又變亮了,你快加勁,壓死它。”混沌用力壓那東西,忽喊道:“啊呀,災妹,我覺有股強硬的力量在抵抗,而且手覺得越來越燙。你快來幫我呀。”災亂聽了湊過去,用雙手拼命幫混沌去壓那白洞,忽覺雙手奇燙,“啊呀!”喊了一聲,沒命逃離,覺得那東西像彈簧一樣將自己彈出,不由自主地飛速遠離。在這里她又得了宇宙第二速度曲速,這速度比光速也快無數倍;煦缫姙膩y飛速遠去,大喊:“災妹,你哪里去了?”他此時覺強大的反彈力,已使自己幾乎抵擋不住了,準備松手去追災亂,于是猛然松勁。這下可不得了了,只聽一聲巨響,宇宙爆炸了。原來他和災亂已將元素壓縮到不能再壓縮的地步了,他這一松手,使強大的反彈力引爆了宇宙,將混沌炸得肢斷軀裂四散紛飛,死于非命。
             這時的災亂還沒有飛多遠,元素則對她的彈力漸漸減弱,災亂努力掙扎著停止遠飛。但還沒站穩,突聽一聲巨響,混沌炸成光芒四射的八塊亂飛,他尖叫一聲:“混沌哥!便撲回去向就近飛來的混沌軀體靠近。但靠近哪能那么容易,爆炸的沖擊力使她退得比進的還快,好在比起宇宙中心的爆炸物,她還是顯得向里了。她掙扎不久,發現是混沌的的腦袋飛來,一把抓住,又發現心肝在不遠處飄飛,施展起自己的曲速,就近將心肝也抓了歸來。抓歸后又發現了兩塊,于是拼命地去追趕,他追上一塊發現是腸胃,也未嫌骯臟和散亂,摟纏在身上,又去追趕另一塊。用了好長時間,終于追上,原來是混沌的軀干。他想再去尋四肢,卻看不見飛向何處,也因自己身上帶了不少東西,奔跑了許久,實在累了,只得呆在當處呼號哭泣,將自己追回來的東西放在一起,希望能活,見不能活,不知如何是好。
             再說和諧被混沌一下打入空間隧道后,一下飛出宇宙邊沿很遠的天涯海角。這空間隧道里好像失去了空間,使她得了宇宙間最快的第一速度意速,這意速是曲速的無數倍,在某種條件下,幾乎快到沒有空間距離,想到哪里就到哪里的地步。她當時挨了混沌很重的一拳,被打得十分惱火,生氣不再歸去了,便呆在那里。當宇宙爆炸時,她正在空間邊沿悶悶不樂呢,當她發現宇宙中心光與星忽明忽暗時,有些不安;后來發現光芒四射,吃驚不小,預感到不好,再也坐不住了,急忙奔去看,但她還沒到半路,就看見宇宙爆炸,隨后聽見一聲巨響,她不知道混沌被炸碎,只覺混沌和災亂可能出問題了,于是加勁往回趕,飛行中發現一條胳膊飛向自己,順手抓住,細辯好像是混沌的,便哭了。這時隱隱發現不遠處有另一塊在疾飛,她哭喊著用意速追趕上,抓住后發現是一條腿,又是混沌尸身。她準備去收全混沌其他塊,發現多被災亂抓去了。她知道混沌已經遇難了,但災亂還在。她雖對災亂出瞎點子致使出現混沌被炸碎恨得咬牙切齒,但沒有立即去找她算賬,而是先飛臨四面八方,尋找混沌其它尸塊,希望尋完整,看能否將混沌救活。于是她終于又找到了一條胳膊和一條腿,找全了四肢。
             和諧飛遍四面八方,見再沒有混沌尸塊可找了,便帶著混沌四肢去找災亂,希望通災亂一起將混沌弄復活。當她找到災亂時,見災亂背負混沌軀體,身纏混沌內臟,行動不便,十分狼狽。氣得她大聲喊罵:“災亂賤賊,你把混沌哥害死了?”災亂聽見是和諧罵,驚道:“你跑到哪兒去了?你在的話,說不定我們三個把它壓小吃了。”“還吃?不吃的話能把混沌哥害死?”災亂見和諧動怒,也有幾分害怕,求饒道:“我也不知道會這樣,你饒了我吧!”“繞你?你把混沌哥還我,我饒你。”這災亂生性又貪又嗇,一聽此話,以為和諧要搶自己逮的混沌軀體,惹起賊性,便大怒:“想搶我逮得,休想!”一拳向和諧打去。這災亂本屬陰陽體,又食量比和諧大,因此力氣較大,雖身負混沌軀體,仍然力不小。和諧不敢硬接,猛然躲開。災亂一拳打在宇宙爆炸剛形成的重元素原子核體上,將這些物質打得四散紛飛,變為星辰。災亂手著痛,更加受不了,追向和諧又準備打。
             和諧見災亂害了混沌,還如此不講理,要不是自己靈活,這一拳被打著了,恐怕要比混沌那一拳還結實,當下怒氣被原子核體破裂的威力一激,渾身的血液一下涌到臉上,使和氣蒸騰,變成了紅姑娘,她覺不能不還手了。于是將慈心和氣化為紅外線還擊回去。災亂一見,頓時也黑下了臉,將妒火壞水化作一股黑氣,頂住紅外線,使它化為紫外線倒向和諧。和諧見了,動用忍勁,采空間光輝,凝聚紫外線,變為激光向災亂雙眼射去,任災亂急躲,還是將頭發燎了大半。災亂在慌亂中使出亂念,化作強磁電波,射向和諧。和諧忽覺一陣麻木,趕忙施展意速躲開。災亂變本加厲,立即加入災性,將一塊重元素作了裂變反應,爆炸著發出耀眼的光投向和諧。和諧大怒,立即用信用招另一塊元素,使它與災亂裂變的元素起了裂變反應,以更大的爆炸力反向災亂擊來。災亂情急,取背上混沌軀干來擋,只覺一股強大的力量將自己推得退飛不住。突然她發現不遠處有塊反物質,這東西遇見物質會起毀滅性反應,其威力無邊。災亂受過其害,因此不敢用手去抓,便使用鬼氣促使混沌頭腦意念驅動反物質向和諧擊來。和諧大驚,急用仁義抓歸相應的物質投向它,然后使起意速逃離,只聽一聲巨響,物質反物質毀滅了,巨大的沖擊力使災亂雖使曲速,也逃離不及,被炸得四肢帶傷,昏昏沉沉,不由自主地隨沖擊力飛逝,最后被一個黑洞吸了進去。和諧等爆炸一停,飛歸去時,已經找不見災亂了。她飛遍天際,連災亂和她帶的混沌尸體影子也不見,使她非常納悶,以為她們一起全被炸滅了。
             和諧和災亂的大戰,將宇宙弄得更加紛亂,沒有規則。和諧見自己無法阻止這種混亂,只得飛臨四處,利用法力,分別以一些大塊宇宙物質為中心,將附近的碎屑引住,不使亂飛,將宇宙弄出一個個星系。又想方設法使一些靠近的星系組成星系團,隨后采集宇宙精華,將混沌的四肢煉得有了感知,她將自己的染色體加了進去,將四肢塑成和自己差不多的形狀,第一個成活起來的,通體白色,她給起了個名字叫純潔;第二個成活的,一身黃色,她給起了個名字叫權威;第三個卻是棕色的,他給起來個名字叫法制,第四個則一團漆黑,又給起名叫正直。原來混沌身上多惡劣組織,這些較重的東西炸起得較慢,恰巧被災亂捕獲。而這較輕的四肢,卻屬善良部分,炸起飛速較快,為和諧所得。當下成了四女神。這神圣五姊妹,雖不能繁殖,卻被高溫練得長生不老,不吃不餓。他們或聚在一處練功,閑聊,或者宇宙空間任意游玩。
             再說這災亂,曾在被吸入黑洞時被混沌拉出,練得進入黑洞也傷不了。當下昏迷中被黑洞吸入,什么也不知道,等她醒過來,見四周圍黑洞洞的,不見和諧,也納悶了些日子,后來,知道自己在黑洞里,便安心養傷,養好又采集黑洞中精華,澆灌混沌四塊尸體身上,使四塊軀體都存活了起來。第一個變成人形的一身粉紅色,她給起了個名叫自私,第二個一身綠色,她給起了個名字叫罪惡,第三個一身藍色,她給起名叫仇恨,第四個一身灰色,她叫他奸邪。這四魔都具有雄性特點,但也無明顯性器官,他們遺傳了混沌惡劣屬性,又和災亂朝夕相處,狼狽為奸,練出了一身魔術,都有光速一樣的飛行速度。這四魔雖生于黑洞,但自己沒能力跨出黑洞。只能被災亂帶出來。他們雖處在黑洞中,可以不吃不喝,長生不老,卻不干好事,利用黑洞在宇宙間行兇,吸食一切靠近的物質,任何物質如果得不到曲速,離黑洞太近就逃不脫被吞嚼。于是在宇宙近百億年的演化中,黑洞成了名副其實的霸主。災亂傷好后,曾偷偷出黑洞觀察外面的情況,見外面出現無數星系、星系團覺驚訝,雖也想看個究竟,但當她發現和諧時,十分害怕,忙逃了回去。但幾次見和諧好像根本不知道她時,強烈的了解外界心愿,使她不時就想出去。出去的次數多了,也越來越膽大,越來越敢向和諧附近靠攏了,她非常想了解和諧干什么,看到和諧和四姊妹玩耍練功十分嫉妒。
             災亂經常偷看和諧他們,終于被正直發現。原來這正直女神能看清黑暗中的事物,一次偶然發現有個紫色幽靈在暗處偷看,吃驚不小,立即向和諧報告:“和姐,那邊暗處有個紫色怪物在偷看我們,十分怕人。”和諧女神紅姑娘聽了,沿黑姑娘指引的方向飛去看,這些災亂早已發現,立即施展曲速逃去。紅姑娘發現是災亂,想追去問混沌其它尸體情況,但災亂以為紅姑娘追來抓她,嚇得沒命飛奔,直向黑洞逝去。紅姑娘加勁去追,眼看就要追上,突然不見了災亂,只覺前面有一股強烈的吸引力要將自己吞食,嚇得她不敢靠近,連忙躲開,但覺自己雖盡力離開,還是沿一顆看不見的東西轉了一圈才離開。她對那東西感到非常奇怪,回去思考再三,不知何物,覺得黑姑娘的眼力非凡,試帶她去看一下,于是隨后帶著黑姑娘又向那個地方飛去。她們來到黑洞附近,感覺到吸引力時,黑姑娘把持不住,覺得有股強大的拉扯力將自己拉去,不由自主向黑洞飛去,嚇得她大聲求救,紅姑娘大驚,猛沖過去將她拉住,由于她的速度奇快,雖靠黑洞很近了,仍然沒有被黑洞吸住,只在強大的引力范圍內繞黑洞旋轉。這下可給黑姑娘看清黑洞提供了條件。紅姑娘正調整好自己準備脫離黑洞,忽聽黑姑娘說:“和姐,我看見有個黑洞,那災亂就在里面,除她而外,還有四個,好像在哪里見過。”原來這黑姑娘和白姑娘是混沌的左右臂,混沌在使力壓縮元素時,給雙手練下了特殊功能,每只手上練出一只手眼,一個能在極度強光中不刺眼,看清東西;一個能在黑暗中看清東西,因此黑姑娘在靠近黑洞時就能看清黑洞。
             當下黑姑娘向紅姑娘敘述著五魔的特征,和黑洞中其它情況,這時五魔也發現和諧拉著正直繞黑洞飛旋,自私魔先叫道:“好看,那個黑色的,像哪兒見過,姐,讓我們也出去飛,很好玩的。”其它三魔連聲附和:“自私哥說得對,很好玩,讓我們出去。”災亂怒喝:“好玩什么,那個紅的叫和諧,來打我們呢。”四魔聽了嚇得不敢言語。罪惡、仇恨忍了會兒,還是擋不住好奇,齊聲道:“為何要打我們?我們不會也打?”災亂喝道:“打過的話我跑回來?”“那我們怎辦?”自私魔叫道。奸邪魔看了一會道:“姐姐,她們不敢飛下來,我們才能打她們呢!”一句話提醒了災亂,喊其他四魔:“愣著干什么?湊他們不熟悉情況,快一起做功趕走他們!”四魔雖覺她們飛著好看,也不敢違拗災亂,一起做起邪功,黑洞頃刻變為白洞,強大的吸力變成排斥力,射向和諧姐妹倆,同時使黑暗變成強光,黑姑娘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就被強光刺得雙眼什么也看不見了,嚇得她大喊:“媽呀,和姐,我的眼瞎了?熳。”紅姑娘也覺有股強光和強力向自己射來,拉著黑姑娘使意速逃離了。
             黑姑娘回去后,雙眼被刺得淚流不止,連連喊痛,白、黃、棕姑娘過來問清原因,只看著黑姑娘痛苦的樣子干著急,沒有辦法。紅姑娘試叫她們出去在宇宙間采一些治眼的元素,給黑姑娘醫治,但采得元素好像作用實在不大,黑姑娘貼上它越覺痛苦,竟然倒地亂滾起來,心疼的紅姑娘一把將她抱起,摟在自己的懷里安慰,黑姑娘好像需要肉體溫暖似的,將頭直往紅姑娘懷前衣服里里拱,紅姑娘見了,干脆解開衣服,將她的頭靠在自己胸前肉上,黑姑娘將眼在紅姑娘胸前左右亂擦,沒想到從紅姑娘乳眼中射出兩滴乳汁,不偏不倚,射進黑姑娘的雙眼里,黑姑娘忽覺雙眼一陣清涼,連喊“舒服”,不久眼睛就又能看見了,她高興地一下跳起來喊:“和姐,你用什么妙藥?這么靈?”白、黃、棕姑娘聽了忙圍過去看,見黑姑娘的雙眼雖然發紅,但有了光澤,便都高興起來。紅姑娘待黑姑娘的眼睛好后,督促四姊妹加緊練功,因為她覺四姊妹功力較弱,爭斗災亂,很可能傷害她們,自己又不知如何對付黑洞,便也再不去招惹災亂她們了。
             再說災亂見和諧逃很久不出來,知道她怕黑洞,便也覺自己有了藏身之地了,于是敢出去了。出外見和諧不主動找自己的麻煩,也就更膽大了。后來經不住四魔央求,也將四魔帶出來玩。那四魔見到外面景色優美,非常想離開黑洞。自私魔自言自語道:“這外面這么好玩,我們為何守在黑洞里呢?”罪惡魔聽了說:“對,別歸去了,這外面有好多東西,我們豈不更能多拿。”奸邪魔偷偷看了下災亂臉色,說:“要災姐放話呢,再說那天見那個可怕的和諧,能讓咱們隨便玩、隨便拿嗎?”仇恨魔說:“難道我們不長手嗎?為何怕她們?”災亂聽了喝道:“不要胡說,讓和諧知道了斬了你們。”嚇得四魔再不敢說了。但她將四魔帶入黑洞后,四魔卻老喊太悶,并且交頭接耳,商量怎么偷偷出去,但他們四人背著災亂壘人梯欲出去,老是無法出去,知道自己無論怎樣也出不去,只有求災亂帶他們出去了。但他們誰也不敢去求災亂,自私魔較聰明,不時自言自語:“外面多自由呀。”他希望叫災亂聽到,或者使其他四魔將事情鬧大。果然罪惡魔聽了喊道:“太窩囊了,外面那么好玩不敢出去。”仇恨魔最沉不住氣,大著膽去求災亂道:“姐姐帶我們出去吧,我們幫你把和諧殺了。”災亂魔喝道:“放屁!你能打過她嗎?”奸邪魔最聰明,善于觀顏察色,便順著災亂說:“我聽姐姐的,只要姐姐一輩子守黑洞,我也不離開。”災亂魔本身也覺黑洞里悶,每每出去不想進來,進來又想出去,被四魔纏得多了,就偷偷帶四魔出去。起先災亂還有戒心,但一次次不見和諧主動找自己麻煩,也就一次比一次出來的時間長,最后干脆帶出來不往進去了。這五魔自然是賊性不改,經常制造一些星系事故,比如星星碰撞啦,大星系吞并小星系啦,反正有事無事都想使宇宙不得安寧。
             隨著時間的流逝,近百億年過去了,神圣五姊妹,和五魔都練就了高強的本領,也相互熟識了,除少數的摩擦外,也沒有發生大的爭斗。這和諧女神紅姑娘,永葆青春,卻煉精五件法寶,即滿腹和氣、十足忍勁、一片慈心、渾身仁義、充滿信用。它們可以單用、合用、全用,變幻無窮,全用可以移動天宇星系、類星之體。那災亂魔也練就五件法寶:滿腔妒火、一肚壞水、私心亂念、渾身鬼氣、通體災性。也可以單用、合用、全用,變化出眾多手段。全用時可以驅動黑洞元素、反物質體。她們二位一個靈活,一個力大,本事基本相當,只因和諧女神略早生于災亂,又善于積德,因此在歷盡艱難感悟到:“容忍邪惡,不慈不仁”、“放任貪欲,招災引禍”和“只有和諧,才除災亂”等真理后,才戰勝了以失德為追求的災亂。同時四女神也都煉精了光速飛騰和各自的功力,她們各自都練熟了拳腳和兵器,還能任意將什么東西變成自己合手的兵器,并且自己也練的能任意變化。四魔則除練熟飛速外,自己的功力也像四女神那樣,能將任意什么東西變為自己合手的兵器,又能化鬼昧蜮惑生肖。五魔五神都可以隨意變大變小,隨意使用法器和拳腳對付敵人,并能左右生肖的意識,神魔雖對對方某些做法看不慣,但一般情況下不專門去找對方岔子,因此也就相安無事。
             這樣時間一長,和諧覺得宇宙這樣災變下去,只能中災亂之意,而且宇宙中只有自己幾個,縱長生不老,也無多大意義,于是產生了繁殖后代,讓宇宙中充滿生機的欲望,她覺倘混沌在,說不定還會繁殖,比現在有生機,但現在怎樣改變這種死氣沉沉的處境呢?經過長時間的苦思冥想,某日竟然有了靈感,覺得四魔身上有雄性染色體,倘能得到說不定可以繁殖生機。但這四魔自己雖可以強力制服。卻有災亂妨礙,況四魔平時聽信災亂佞言,對自己懼若狼虎,自己親自出馬不好接觸?紤]再三,她覺四姊妹和四魔本出一體,他們之間雖有芥蒂,也比自己出面容易相見,說不定相處一段時間,可以智取獲得。于是她找來四姊妹授計:“你們四個暗中結識四魔,不要叫災亂發現,設法弄得雄性染色體。”四女神問要那干什么,紅姑娘說:“給我們制好玩具。你們不要給四魔講這些,也不要多問什么玩具,到制出來就知道了。”四姑娘對制玩具好奇,便都想借來看能制什么玩具。
             白、黃、灰、黑四姑娘領計,便瞅準災亂不在時就去找四魔。也該宇宙間出現生機,這災亂魔因四肢受過傷,常需休息,她休息時,不僅不管四魔,還不容許四魔在跟前聒噪,因此四魔在她休息時常離得遠遠的。這四魔和四姑娘本出一身,雖經紅姑娘和災亂不同鑄煉而成,也不怎么排斥,而且也喜歡對方來一塊兒玩,這樣熟悉了一段時間后,也就不防備了。當四姑娘提出借染色體時,四魔沒想到拒絕,自私聽了覺得那東西沒用,只要四姑娘愿意來玩,他愿意多給一些,但他出于自私,怕多給了四姑娘一時不再來,便只給一人一個,罪惡魔和仇恨魔見了,也不假思索,每人也給了四姑娘一個?蛇@奸邪魔雖最小,卻刁鉆得很,問她們要干什么?四姑娘因紅姑娘不讓給四魔說,便不知怎么回答。奸邪見她們支支吾吾不說,便說:“不回答不給。”白姑娘老實,說:“我們不知道,得回去問和諧姐姐。”奸邪一聽覺得不對頭,說:“那我們回去該問問災姐,看能不能給你們。”說著就去找災亂魔,他本來不敢在災亂休息時去打覺她,但此時因懷疑這件事,所以壯著膽子推醒災亂,說:“姐,四女神和我們要染色體干什么?我們給不給?”災亂被攪醒,大怒,順手就將奸邪扇了個耳光:“混賬,你要什么?”奸邪捂著臉喊:“不是我要,是四女神要染色體?”“不給!”“我沒給,可自私、罪惡、仇恨三個哥哥給了。”“什么?”災亂大怒,跳起來,奔出去,見自私、罪惡、仇恨三魔呆站著,二話沒說,將每人扇了一個耳光:“誰叫你們給染色體了?人家要你們的頭,也給嗎?”打得三魔皆捂著臉,不敢叫喚。災亂打了四魔,一看不見四姑娘,便問:“四女神呢?”仇恨說:“見你來了,都跑了。”
             原來這四姑娘見奸邪去叫災亂,情知不好,先后逃離了。那黑姑娘落在后面想看個究竟,當看見災亂打三魔時,嚇得忙掉頭施起光速逃去。誰知災亂一聽仇恨的話,飛向天空,四下觀望,發現她們去向,忙施起曲速來追,她的速度比光速快得多,眼看就要抓住后面的黑姑娘了。黑姑娘見災亂追近,慌得汗流氣喘,拼命飛奔,忽覺身后有風襲來,黑姑娘以為災亂要抓住自己了,將心一橫,轉首想斗,卻見紅姑娘飛來擋住災亂,喝問:“災亂,你為何不知好歹,欺負我妹妹?”災亂被攔 “呸,”地吐了口唾沫:“和諧,不要臉,教唆四個丫頭片子偷人,還來問我。呸!”災亂情知在和諧面前討不到好處,又覺自己還沒有睡醒,便憤憤地返回去了。原來紅姑娘當時也在附近,見災亂將要抓黑姑娘,就飛出去截住了他她,救了黑姑娘。
             當下紅姑娘聚集起四姊妹,得知才弄來十二個雄性染色體,覺得太少,根本不可能用以繁殖,她因此又煩惱了。過了一段時間,她忽發奇想,叫四姊妹采集宇宙精華,她精心尋找的一顆不發光,有四季之分,晝夜差異但相對不冷不熱的叫法星的行星上,說要造玩具,四姑娘聽說制玩具,都高興地去采,而紅姑娘自己也采了些白石紅流以備用。這黑姑娘年幼好奇心強,想看紅姑娘制造什么玩意兒,采了一把精華就跑回來,要紅姑娘造。紅姑娘沒責備她,接過精華,取了一個雄性染色體,覺得不夠,又在自己身上取了個雌性染色體加在一起,用紅流和合,問黑姑娘:“你要什么樣的?”黑姑娘想了一會兒,說:“要這個樣子吧。”一下變成一只老鼠。于是紅姑娘用白石作了一個框架,將用紅流和合的精華粘在上面。弄成老鼠形狀,往地上一丟說:“活!”這老鼠立即在地上亂跑起來。黑姑娘一見,立即化為人形,喜得跳躍著喊:“純潔、權威、法制姐姐,快來看,和諧姐姐制成玩具了!”黃、灰、白三姑娘聽到喊聲,連忙奔了歸來,她們看見制成個小東西,非;顫姸喝,問是什么?紅姑娘說:“它的名字叫鼠,第一次制成,為子。”黑姑娘在遠處打個手勢逗老鼠,卻見老鼠好像沒看見似的,黑姑娘嘆道:“鼠目寸光,能干什么?”紅姑娘說:“這是玩具,那能有我們這樣的目力。”黃姑娘將鼠抓在手里,說:“很可愛,只是太小了。”白姑娘接過去,見它小眼睛盯著自己,十分機靈,說:“倒很機靈,像正直妹妹。”黑姑娘一把搶在手里,一下捏痛了小鼠,它“吱——”地叫一聲,一下咬住黑姑娘小指,痛得黑姑娘一把把它甩在地上:“這么壞,哪里像我。”說著用腳去踩,小鼠嚇得一下鉆入一個洞中。棕姑娘連忙去抓,卻抓不出來,只得拿自己采得精華給紅姑娘叫制,說:“和諧姐姐,給我制,不要那么小。”忽覺有什么撕扯自己的裙邊,她轉身一看,發現是那老鼠,趕忙去抓,但老鼠一下又躲入洞中了,她見自己的裙邊被咬破了,可惱怒地說:“這鼠這么壞的。”

             紅姑娘從她手中接過精華,問道:“那你要什么樣子?”棕姑娘想了想說:“要這樣的吧。”只見她搖身一變,變成一條大黃牛。紅姑娘又取了一個雄性染色體,湊近棕姑娘身上取了雌性染色體,又依制鼠之法,制了條牛來,說:“這第二次為丑,我給它起了個名叫牛,將來幫人拉犁耕地。”這黃牛落地后,仰頭“哞哞”而叫,走動又穩又健。棕姑娘過去摸它,竟不怕不躲,她欲牽她,但光果羅兒,下不了手,她左看右看,一時想不出辦法。黑姑娘試去拉它的尾巴,卻拉不動,說:“這牛力氣很大。”白姑娘去扯前腿,更無法拉動,說:“姐姐,這么不好玩,怎么辦?”黃姑娘說:“姐姐,再給它頭上弄兩個把兒,就能抓得住了。”棕姑娘說:“不是把兒,應該是角兒,它那么善,應該有個防衛東西。”于是紅姑娘給它弄了兩個角兒。黃姑娘試過去雙手抓牛角拉,但牛頭擺動,抖得她把握不住。紅姑娘見了,繞牛鼻穿孔,用一只手指插進牛鼻中拉住,一牽,牛便很溫順地隨她而走,她說:“看來牛要牽鼻的。”白姑娘說;“不能老用手抓鼻子吧,又臟又不方便。”黃姑娘說:“倘上個鼻圈就好了。”說著給它上了個。黑姑娘說:“再上條韁繩更好拉。”于是順手給上一了條韁繩牽牛鼻子上,然一下跳上牛背騎著,高興地喊:“騎牛如坐轎呀!”棕姑娘過去用拳頭打了下牛臀,說:“走!”牛著痛猛地跑起來,嚇得白姑娘連喊:“小心!小心!”黑姑娘一下跳下了拉住牛。

             這時,只見黃姑娘拿著自己采得精華說:“和姐,我想制個不要這么笨,那能叫人牽著韁繩想怎樣就怎樣呢!我要制雄健剛猛,威震山林的。”紅姑娘接過話頭說:“那你得給咱做個樣子呢。”黃姑娘將自己采得精華交給紅姑娘,說:“我要這樣的。”一下變成條猛虎,頭帶王字,眼露威光,白牙大嘴,好不威風。紅姑娘見了贊道:“有王者之風,這第三個制為寅,就叫它虎吧!”說著取自己身上的染色體加了個雄性染色體,就照黃姑娘變得虎制了一條。這虎制成后,“呼呼”嚇人,跳躍矯健,伏時藏威不露,躍時地動山搖,竟敢與四位姑娘追逐。棕姑娘見了說:“虎視眈眈,好倒是好,就是不由人耍玩。”黃姑娘說:“為什么就要叫人耍玩?我就愛這虎嘯風生,如獅之勇呀。”白姑娘說:“虎性小一點,虎氣溫和一些就好了。”黑姑娘說:“那不成貓了?照貓畫虎,倘能幫人捉鼠,還不致使鼠患成災。只恐畫虎不成反類犬了。”黃姑娘說:“我不要虎頭鼠尾者,虎背熊腰,騎上去也威風。”說著一躍騎在虎背上;⒁娙蓑T,飛奔跳躍,嚇得黃姑娘一時不知怎樣。幾位姑娘看著笑道:“這叫騎虎難下呀。”黃姑娘情急,伸手欲抓虎須,一下抓在虎牙上。白姑娘大驚,喊道:“危險,虎口拔牙,不要手了?”黃姑娘一把丟開,騰空而起,下了虎背。

             和諧女神紅姑娘見白姑娘還愣著,說:“純潔妹妹,你采的呢?拿過來。”白姑娘有些不好意思,紅著臉道:“和姐,我采得不多,你就做一個比老鼠大些,像老鼠一樣機靈,但不咬人的。”原來這白姑娘本性愛好,采得時也精點,拿起這塊覺得不好,放棄了,采得那塊,也覺不好,丟掉了,準備挑更好的。忽聽黑姑娘喊,黃、灰兩姑娘都跑去看。忙亂中采了一塊也跑了回來,因此采得也不怎么多。黑姑娘聽了她的話說:“比老鼠大又像老鼠,尾巴有多長?”白姑娘說:“那就叫尾巴短些兒。”棕姑娘接著說:“不咬人太善了,恐怕要被別人吃了的。”白姑娘說:“叫它跑快點。”黑姑娘說:“還要耳朵長,能聽到人來的聲音?”紅姑娘接過白姑娘的精華:“那你到底要怎么個樣子?”白姑娘想了想,一下變成只兔子。紅姑娘又取了一個雄性染色體,順手在白姑娘身上取了個雌性染色體,制成一個兔兒,說:“這是第四,為卯,名叫兔兒。”這兔子落地果真跑上飛快。黃姑娘撲去抓它的尾巴卻沒抓住,幾乎閃了一跤,幾個姑娘一起飛奔去抓,兔子猛然鉆入一個洞中,黑姑娘往洞里望了一會兒看不到,說:“奇怪,不見了。”眾人正驚訝之時,見白姑娘喊:“在那邊洞中!”眾人看時,見兔子從那個洞中出來,又跑入另一洞中,紅姑娘見了道:“真是狡兔三窟。”棕姑娘說:“咱們各守一個洞口,叫它難逃獵人之手。”便在一個洞口候著,兔子果然從那個洞口探索著將頭伸出,不提防被棕姑娘順耳一把抓住。黃姑娘說:“還挺靈的,兔起鶻落,手到擒來。動如脫兔,好戰術。”黑姑娘說:“守株待兔,只偶然成功,不一定老靈的。”當下四姑娘玩耍起兔來,紅姑娘覺有些累,說:“你們玩吧,我休息一會兒再制。”于是四位姑娘有的坐虎、有的騎牛、有的玩兔、有的逗鼠,非常高興。

             卻說這災亂魔也不知和諧要染色體干什么,就自四姑娘得了染色體后,天天去監視,當她看到和諧制出四生肖時,也在那里驚呆了。她想不到這染色體能使和諧制出這玩意兒。直到和諧休息時,才回過神來,趕緊找四魔:“四個憨頭,故意把好東西給了和諧,叫她制出了好玩具,不然她能制出來這些生肖嗎?”自私魔怕她發怒又在自己身上出氣,說:“她能制,難道姐姐不能嗎?”一句話提醒了災亂,說:“對!你們四個也快去給我采集宇宙精華,叫我也給咱制玩具。”四魔聽到命令。分頭去采,這四魔是些男性,都對采集不感興趣,出去胡轉了一會兒,隨便采了些就草草回去了。災亂也將他們帶到法星上,只是怕撞見和諧她們,去了和諧所在的背面。這法星不發光,靠恒星供光亮,也就繞恒星轉,以致有日夜。當和諧她們所在處為黑夜時,災亂所在處恰在白天。當下災亂魔用自己身上的染色體加口水將自私魔采歸的東西和在一塊兒,問四魔做成什么樣子。四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該弄什么樣子,最后罪惡魔說:“姐姐,你隨便做吧,我們哪知弄成什么樣子。”
             災亂想弄個生肖樣,卻因沒有樣子在面前,記不住啥樣子而只能亂捏了些細條薄葉,枝枝叉叉式東西,弄來弄去,怎么也定不了型,卻弄得很煩,氣得她將那些東西幾把揉碎,亂扔出去。這些碎屑四處飛散,撒了一地,不久竟化為百草,生長起來,大部分為綠色。四魔見了,喜得手舞足蹈,齊叫:“好玩,好玩!”災亂喝住他們:“好玩什么?去叫它們走。”四魔催百草走,卻不起作用;用口吹,百草枝葉擺動,就是不走。原來災亂身上有植物屬性,又四肢受過傷,加上四魔皆不動腦筋,用此只能制出些沒有腦筋的小植物。災亂見四魔催不動百草,便過去用手去拉,一把就將草莖抓斷了,氣得他把手中的枝葉向自私扔去,一下扔在自私魔嘴上,自私魔來不及躲閃,用嘴銜住,覺得有香味,張口便吃起,說:“好吃,好吃。”罪惡、仇恨、奸邪聽了,也試取食,都說:“真的不錯。”罪惡自作聰明道:“我們把看到的東西都弄成這樣子,隨便吃就好了。”仇恨魔附和道:“星辰都能制成吃的嗎?不知和諧制的能吃不?我們搶來吃。”災亂魔說:“她做的只能玩不能吃。”便暗自得意,也過去試嘗,覺得有些細嫩,有些粗糙,既然能吃,當下喜形于色,說,“我還以為我不如和諧,制不了東西,東西這么好制,隨便制了。雖不能玩,也能吃。”奸邪連忙獻媚:“姐姐高明,她和諧哪里比得上姐姐。姐姐能制更多想不到的好東西。”
             災亂魔一高興,便叫:“罪惡、仇恨、奸邪,把你們采得都拿來,我給你們造大的。”于是將三魔采得全部東西合在一塊兒和起弄了條粗干,上面有粗枝大葉,叫四魔抬著,往地上一立,竟然變成一棵大樹,只有細枝和葉是綠色的,桿多是褐色的。她用手抓桿準備吃,竟抓不動,去扳也扳不動,于是就將樹的細枝折了試吃,覺得很苦:“不好吃!”一把將細枝扔了出去,結果她吐出去和扔出去的東西都變為樹。四魔不信,也試吃一下,都覺不好吃,扔出去化為樹。災亂氣道:“怎么小的能吃,大的反而不能吃?”去抓一把草,揉成一丸,扔去打樹:“媽的,玩不成,也吃不成,要你干嗎?”那草丸飛出去竟然為水果掛在樹上,奸邪魔看了好奇,奔去摘了下來,嗅見挺香,試咬了點兒嘗,驚得大喊:“比那更好吃。”災亂一把奪過試嘗,也覺奇香,于是又抓百草亂向草木扔去,由于草質不同,有的化果,有的化角、有的化絮、有的化穗,形成了百果、百種。他們嘗了頓,見有的好吃,有的不好吃,有的根本不能吃,便覺奇怪。災亂弄了一陣子也煩了,說:“自混沌哥弄爆炸宇宙以來,我已經再不餓了,你們還餓嗎?制成吃的也沒用。瞎折騰,我要休息,你們不休息試看和諧又在造什么?”四魔對獲知和諧造什么更感興趣,便爭先恐后地偷看去了。
             再說紅姑娘休息后起來,覺精神好多了,便對四姑娘說:“你們再去采一些精華,咱們再制。”白、黃、灰、黑四姑娘聽了后,說:“好!我們采去,讓姐姐制更好的。”便離開了玩耍的生肖,一起飛升天宇,采集去了。這回四人相跟,互相協助,對看中的標本品評商討,比較細致,采得都差不多,一起飛歸。紅姑娘取了黃姑娘拿的精華,說:“這回我給咱好好制一個,這還不夠,純潔、法制、正直妹妹,把你們采得也拿過來,讓我再挑選一些。”白、灰、黑三姑娘一起走過去,只見紅姑娘在白姑娘拿的精華中選了一小塊兒,在黑姑娘的精華中取了一大塊兒,又在棕姑娘的精華中取了不大不小一塊兒,然后問:“你們要造什么樣子?”四姑娘互相看了會兒,一起道:“要這樣。”只見白姑娘變成一匹馬,黑姑娘變成一條蛇,棕姑娘變成一條魚,黃姑娘變成一只雞,紅姑娘看了看,便取了一個雄性染色體,又在自己身上取了一個雌性染色體加進去,說:“這回不放骨了,讓它能變化吧!”于是先制了個馬頭,又制了個蛇身,在蛇身上布了魚鱗,接了魚尾,又給它安了雞爪,還弄成四個?熳龊煤,又在馬頭上弄了兩角,還給長了胡須。制成后,她說:“這第五個為辰,這東西叫龍,我要它能飛天入海,騰云駕霧,噴火下雨。在我制得玩具中,它最厲害。”說著將龍投出去,龍腳沒著地,便飛騰起來。四位姑娘見了,拍手齊叫:“太神了,太神了。”黑姑娘一躍騰上龍脊,說:“乘龍行天,豈不快哉!”白、黃、棕姑娘見了,紛紛躍上,騎著龍飛騰旋轉。龍時而噴火,時而降雨,吼雷閃電,變化無窮。紅姑娘看了贊道:“龍飛鳳舞,倒很精彩,但愿世間不出現龍盤鳳逸,懷才不遇。”

             玩了一會兒,黑姑娘躍下,將自己手中剩下的的精華交給紅姑娘,說:“我這點兒做不成龍了,就做我剛才變得那種東西吧。”紅姑娘接過精華,順手在黑姑娘身上取了個雌性染色體,加了一個雄性染色體,制成了蛇,說:“這是第六,為巳,叫蛇,蛇不同其它生肖,不會出聲,又為卵生,粗者為蟒,因為長大不能有毒,細者也有毒無毒之分,微量蛇毒可做妙藥,略有過量,毒可致命。”說完將蛇丟到地上。蛇著地便爬了起來。黑姑娘走近欲抓,蛇見她來,很快盤卷成圓盤,舉頭半立起來,將黑姑娘嚇了一跳,不敢去捉。棕姑娘走過去,在蛇頭上用一只手繞圈,湊蛇身隨手繞動,飛快用另一只手抓向蛇頸,將蛇拉了起來。誰知她正不注意,蛇尾猛然纏在她的手腕上,嚇得她“哇哇”大叫,連忙用了一只手將蛇尾撕開,將蛇扔在地上:“不好玩。”黃姑娘去追蛇,蛇見她來立即向一個鼠洞鉆去,黃姑娘用手抓蛇尾想拉出來,卻拉不動,只得放手。蛇進洞中,將老鼠躥出,老鼠略一遲緩,被蛇張開大嘴吸住,漸漸被吸進嘴里。一會兒蛇身體中出現一球狀大塊兒。白姑娘見了,急道:“不能讓它吃了。”撲過去猛然用手一捋,將老鼠捋了出來,同時也使蛇蛻了一張皮。蛇著了疼,向洞中逃去,老鼠見了,跑過去一口咬住蛇尾。黑姑娘打開老鼠,說:“這兩個都不是好東西。”棕姑娘驚訝地問:“白姐姐平時最膽小,怎反不怕蛇?”黃姑娘說:“救急時奮不顧身,對蛇自然不輸膽了。”

             紅姑娘又取過白姑娘拿的精華,問:“你要制什么樣的?”白姑娘說:“我要一個像兔跑得那么快,又能叫人騎,樣子就我剛才變的。”紅姑娘見黃姑娘也湊在自己跟前,順手在她身上取了個雌性染色體,加了個雄性染色體,制成了個馬,說:“這是第七,為午,叫馬。”這馬落地,仰頭“咴咴”而叫,前蹄刨地,試欲奔騰。白姑娘走至跟前欲騎,只見馬亂跳亂踢,使她騎不上。黑姑娘一縱騎上馬背,那馬見有人騎,先兩條后腿一縱,將黑姑娘往前一甩,幾乎掉下來,嚇得黑姑娘忙抓住馬鬃,誰知還沒等她坐穩,馬突然前蹄騰空,后腿直立,站了起來,將黑姑娘一下摔下馬身。黃姑娘看了說:“這也要像牛一樣用韁繩籠頭。”便給馬上了籠頭,她扯住韁繩欲騎,馬還跳個不止。她上不去,問:“誰能制服這匹烈馬?”棕姑娘說:“我能制服,我先用鞭子抽它,不聽話就用錘打它的頭,還不聽話,就殺了它。”說著過去扯著韁,在馬臀上猛抽兩鞭,馬著了痛,不敢跳了,她便騎了上去,在地上跑了兩圈,“吁”一聲叫住馬,說:“純潔姐姐,你試騎。”將鞭子交給白姑娘。白姑娘騎了上去,馬也不敢再尥蹶子了。黃姑娘贊嘆道:“還是法制妹妹有辦法。”

             這時棕姑娘將自己手中的精華交給紅姑娘,說:“我要像牛那樣溫順的。”紅姑娘說:“它是怎么個形狀?”棕姑娘說:“就跟牛差不多。”說著變成一只羊。紅姑娘要了白姑娘身上的染色體,加了自己拿出的一個雌性染色體,制成了羊,說:“這是第八,為未,叫羊。”羊制成后抖擻了下身體,呆在那里,眼含恐懼地看著她們。黃姑娘笑著道:“真像待罪的羔羊。”棕姑娘試過去用手抓角拉,羊雖不想走,也被她拉得直移。她見了說:“五分加綿羊,這么善?”白姑娘若有感觸地說:“五羊獻瑞,倘人都能像它,豈不省許多事嗎?”黑姑娘戲謔道:“魚羊鮮美,那能不出高味兒。”她不經意地向暗處看了下,發現四魔偷看,便說:“和諧姐姐,又有四雙賊眼睛在夾縫里看著我們呢。”黃姑娘說:“是四魔吧?快趕他們離開!”棕姑娘說:“在哪里?我去!”白姑娘說:“算了,他們也沒搗亂什么。”紅姑娘高喊:“四魔,看你們給染色體能制好玩具,以后你們也能耍。”奸邪魔說:“我們災姐也會造,比你們的也多。”棕姑娘說:“那你們在這里偷看什么?”自私說:“你們拿我們的東西制玩具,還不讓我們看?”紅姑娘說:“我不制了,休息也,你們回去吧。”四魔雖對和諧制的生肖好奇,但不敢過去細看,又覺那些會走的肯定不能吃,便走了。五姑娘也休息了。

             再說四魔離開五神處,連忙回去向災亂報告。奸邪魔最會討好災亂:“災姐,你看他們將染色體給了四神,叫人家制出那么多生肖,會跑能騎,若不給的話,它們哪能制成。”災亂魔罵道:“不知好歹的東西,這時才知道不該給了嗎?”四魔除奸邪魔外,要數自私聰明,他聽出奸邪想使災亂在自己三個身上出氣,好使他自己開心,心里既害怕,又很恨奸邪,急中生智說:“災姐,我看咱們也和她們借染色體,借來說不定也能制出會跑的。”罪惡魔懷疑道:“她們知道咱們也造玩具后,她們能給我們嗎?”仇恨說:“不給就搶,她們能拿咱們的,咱們就不能用她們的?”災亂魔聽了喝道:“你們四個聽著,抽空兒在和諧不在時和四神要染色體,她們拿了咱們的不給我們也不行,你們要不來不要來見我。”奸邪魔聽了幸災樂禍道:“姐,得他們三個去,他們給人家染色體了,要也該他們去要。”“你小子就會偷懶,”災亂大怒,“萬一要不來若打起來,不能幫一下?不去我先揍你。”嚇得奸邪趕緊喊:“我去!我去!”急急逃開。三魔見了也離開災亂,追上奸邪。自私一把拉住奸邪喝道:“你小子溜溝子溜到胯沿骨上了?罪惡、仇恨兄弟,揍這小子,這奸小子準備壞得叫災姐打咱們。”罪惡、仇恨聽了反應過來,齊喊:“打這孫!”圍了過來。奸邪見大事不好,一下跪在地上就禱告:“三位哥哥繞我,你們倘打了我,也要挨打的!”罪惡魔冷笑道:“哈哈!難道你能打過我們三個?”“不是我打你們,”奸邪連忙說,“你們要不來染色體,災姐要打我們呀!”仇恨魔操了拳頭問:“那不打你,就能要來嗎?”“我能幫你們想辦法的。”奸邪魔說。自私魔聽了連忙攔住罪惡、仇恨說:“暫時放他一馬,看他有什么好辦法。若沒有再和他算賬。”罪惡、仇恨齊喊:“快說!我們怎樣能要來染色體?說對頭就饒了你。”奸邪忙說:“現在不能去要,咱們等四神離開和諧去采精華時,硬下也容易得多,F在在暗中等她們,別叫發現。”自私聽了說:“說的差不多,暫且饒了你,咱們先藏起來。”于是四魔待機等著四神。
             五女神幾個休息好后,紅姑娘又叫四姊妹去采集精華。這四女神領令便飛向宇宙空間。暗候的四魔見了,便尾隨不放,待到四神到了地方準備采集時,四魔追了過去。奸邪先開口說:“四位姐姐,你們采精華嗎?教我們一下,我們也要采啦。”黑姑娘對他不樂,道:“你自己不長手?自己采不就行了?怎要人教?”奸邪說:“你看你黑姐說的多難聽,我們男人,笨手笨腳,找不到竅門兒。”法制女神棕姑娘對他們有些警惕,說:“正直妹妹休跟他啰嗦,我看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你們來干什么?”仇恨魔沒多少心機,脫口說道:“不是安不安好心,是來要你們的染色體的。”權威斥問:“要它干啥?”罪惡說:“你們難道不知道干什么?你們借了我們的染色體,制出了玩具,我們也愛,也要制,所以要你們的來了。”純潔見他們來找麻煩,說:“先別鬧,我們拿了你們的,就如數還你們。”奸邪魔見說的如此輕松,便又生了鬼點子,說:“不行,得有利息。”權威責問:“你們要多少?”罪惡魔喊:“有多少要多少?”法制、正直聽了都生氣,幾乎同時喊起。一個說:“沒有!”,一個說:“不給!”自私魔說:“不給可說不下去吧。”仇恨魔最沒耐性,聽至此喊起:“你們借我們的就可以,我們要倒不給,真是豈有此理,不給我們就搶。”權威喝道:“你敢?”仇恨說:“難道我怕你?”說著一拳向權威打去,權威知他力大,不敢硬碰,巧妙地閃在一邊,并在他腳下用腿拌了下,又立即用手一推,仇恨把持不住,踉蹌著撲出去,一拳打在一棵恒星上,將恒星打得碎塊飛迸,冷卻后變為太陽系。同時被燙得搖手亂叫。
             罪惡見了大怒,順手使起長綾似的武器打向毫無準備的純潔,一下將白姑娘纏住。法制見了,揮起刀來,將長綾斬斷,救了純潔。罪惡手中長綾被斬斷,立即變為長鞭,和法制戰了起來。奸邪、自私見狀,分別撲向法制和權威,自私使用貪婪手,一把抓住權威,黃姑娘掙扎不脫,使腿亂踢,眼看要被自私擒拿,這時純潔已撕掉身上的長綾,一把扔掉,也不管它化為彩虹,飛向太陽系,有的變為彗星,有的變為云霞,籠在太陽系行星上。——她繞到自私背后,拼命打去,自私著痛,松開了權威,與純潔戰了起來。此時奸邪魔湊法制激戰罪惡,偷偷揮劍擊中法制之刀,擊得雷鳴電閃,好不怕人,他比法制力大,一下將法制的刀打飛了。正直發現法制危險,一棍掃向奸邪雙腿,奸邪覺腳下有風,猛然跳起,躲過了棍子,同時也放過了棕姑娘。權威立即截住罪惡,放法制拾刀。仇恨雖然手痛,但見三魔難敵四神,也顧不得疼痛,參加了戰斗。當下四神四魔各不相讓,戰得天昏地暗,難分難解。原來這四神四魔同出混沌之身,本質相同,因此功力相當。只因偏長不同,便各有自己的長處,也各有自己的短處,因此有時這個占上風,有時那個占上風,四人配合,就分不出高低了。
             這奸邪魔本是混沌首級所化,本來該最早變轉人形,只因被災亂用以意動反物質,受其爆炸所震,才弄得變純,最后若變成人形,他也不如原來靈動,他在四魔中最聰明,他因長頭發,怕手來抓,所以戰不過正直,但他卻是法制的克星。這自私魔是混沌的心肝所化,雖不如奸邪聰明,也比罪惡、仇恨靈巧,他是專門對付權威的,卻怕純潔。因為純潔也是只手,專會抓心肝。這罪惡魔則是混沌的腸胃,本質臟而亂,因長而纏手,因此?思儩,卻懼怕法制大腳來踩。那仇恨魔是混沌的軀干所化,有能力左右正直,但倘無權威之腿支撐,難以立起,因此又敵不過權威。除此之外,他們誰也降伏不了誰。他們各自隨和諧和災亂練功,練就了一套本領,隨便能將什么變成合手兵器,平時不見,隨手一抖,兵器就會出現。當下他們是第一次打斗,還都不掌握神魔間的相克特點,所以各自盡量施出自己的本事,神與神配合,魔與魔配合。一直纏斗不下。
             卻說紅姑娘坐在法星上等四姑娘歸來,卻久不見回來,心里煩躁,便騰空去尋,發現他們正和四魔打斗,同時發現災亂魔也向他們飛去,于是使動意速,飛至現場。原來災亂魔打發走四魔,也不放心,等了很久,等得心跳,便飛去尋找,發現在打斗,湊了過去準備動手。忽聽紅姑娘大喊:“住手!”當時四魔四神打斗正酣,突然聽到喊聲,都嚇了一跳,停住了手。紅姑娘問:“怎么回事?”黑姑娘嘴快,說:“他們來搶我們的染色體!”紅姑娘質問災亂:“是你派的嗎?”災亂反唇相譏:“你不也派過嗎?”“我是叫手下來要染色體制玩具用。”“我放所要你方不給,我們給你們的不還,我搶也應該。”“我制的只要你喜歡,你也可以玩。”“我不玩你的,我要自己制。”“那我制成玩具了怎么還你?”“我不要你拿去的那些,要你們身上的雌性染色體。”“你身上不也有嗎?”“我身上的跟你們的一樣嗎?你是故意使我出丑,還是裝不知道?我們一塊兒長大,你不知道我們不一樣?”紅姑娘猛然醒悟她是個陰陽體,覺得爭吵下去必定得大戰,這樣對雙方都不太好。便說:“災亂,咱們好商量,我們拿你們十二個雄性染色體,也給你們十二個雌性染色體,你看行嗎?”“這還差不多,你如果不給的話,就別想安寧。”紅姑娘見災亂同意了,便叫過四姊妹,在她們身上每人取了三個,交給災亂,災亂便引四魔走了。紅姑娘見四姑娘打斗得有些疲乏,便將她們先引了回去。
             這災亂魔往歸走時,順手抓了快物質,回去取了兩個雌性染色體,又在自私身上取了兩個雄性染色體,弄了點兒物質揉碎順手亂楊:“我看這有什么靈異。”只見那些不同碎塊和碎末四散飛去,紛紛結在百草、百樹之上,一會兒使百花齊放,萬紫千紅。大部分植物雌雄同株,只有少部分雌雄異株?吹盟哪康煽诖,驚奇不已。這些花開得有早有遲,逐漸色衰不一,結出果胎來。災亂見了干脆將自己帶歸的那塊物質全部用上,取了五個雌雄染色體,又在四魔身上各取了一個雄性染色體,還特意加了自己的兩性染色體,糅合在一塊兒,她嫌一一造型麻煩,用巨功將這塊物質擊得四散飛揚,嘴里還念念有詞:“會飛、會走、會爬、會蛔都有了。”只見這些物質大點的變成小動物,動物也隨塊狀的的大小變得千奇百怪,有蟲有蟻,有形狀的變成爬蟲,蜂蝶等昆蟲之類,塵末則變成微生物,一時有的落在地上,有的落在百草、百樹上,有的吃更小的動物、有的吃植物,有的吃果、有的吃枝葉、有的地上爬、有的蛔泥土。她也不管它們,樂的哈哈大笑,連喊:“好玩。好玩。”
             災亂樂了一頓,忽聽到有人呻吟,感到驚訝,尋聲過去一看,發現仇恨魔抱著受傷的手滿臉痛苦,帶著哭腔。她問是怎么會事。罪惡魔代說是被權威閃到太陽邊是燙的。災亂魔去百草、百蛾、百蟲中隨便抓了會兒,抓來些東西合著唾沫揉作一團,說:“把手伸在我的襠里,我用尿給你洗一下,貼上這藥就好了。”說著就用尿給仇恨洗起手來,仇恨只覺傷手又痛又癢,連喊:“姐,不要,我難受,我受不了。”要抽走手,但災亂拉住不放,說:“忍住,不難受能好?”洗過后一把將那團藥覆蓋在仇恨拳上。仇恨頓時覺清涼舒服,不再喊了。災亂有滿肚子壞水,因此尿液不少,這尿流在地上,四散奔流,將地上沖開水道,形成江河、最后聚成大片,形成汪洋大海。災亂自己也不清楚,這東西還有那么大的作用,成了生肖和萬物賴以生存的生命之水,
             再說和諧叫四姑娘休息好后,去采歸了精華,再造玩具。純潔先拿著自己采得精華交給和諧說:“姐,我們制了這么多,都和我們差遠了,應該制一個和我們有點兒像的。”正直聽了,說:“不能和我們一樣,一樣了豈不也成了神了?”權威說:“就一樣也得有個過程,還得經時間選擇呀。”棕姑娘想了想說:“別太一樣,制這樣吧。”說著變成個猴子。紅姑娘看了下說:“好,就制成這樣子。這是第九為申,叫猴吧。這猴智者可以進化成人,愚者為獼為猿,不過縱變成人,也不得像我們有仙法,長生不老,不食不餓。”說著取了一個雄性染色體,加了自己一個雌性染色體,制成了猴子。這猴子落地后,特愛仿人,常常學穿衣戴帽。白姑娘看了笑道:“沐猴而冠,令人噴飯。”黃姑娘觀察到猴子有丟東失西的毛病,可惜地說:“猴子扳玉米,扳一個,丟一個,太不應該了。”棕姑娘湊猴不注意,猛在它脖子上栓了條韁繩,拿條鞭子呼黑姑娘:“正直妹妹,你敲鑼,我叫它翻筋斗,演戲。”黑姑娘試敲鑼,猴子果真在棕姑娘指揮下翻筋斗,鉆圈兒耍了起來。忽見有條樹枝飛了過來,著地訇然倒地,化為大樹。嚇得猴子先跳上棕姑娘肩頭,湊她驚悸時,一下逃了。原來災亂在偷看,看得眼紅,便順手折了條樹枝,扔了過來。黑姑娘見了嘆道:“樹倒猢猻散,什么人在搗蛋?”和諧飛一看是災亂,便喊:“災亂,你是怎么了?難道還少你的嗎?”災亂說:“不要得意,我造的比你多得多。”和諧說:“多有啥用?濫而不精,只供人家食用,作襯托的風景罷了。”“別說大話,我們走著瞧!”災亂氣憤憤地走開了。

             和諧落下,又要了黃姑娘手中的精華。黃姑娘說:“我這次興致不太旺,采得不怎么多,制不成個大的,就制個嘴尖毛長,一叫驚天下的。還要長翅膀能飛。”紅姑娘看著她說:“到底要什么樣兒?”黃姑娘說:“姐姐,你忘了,就我前次變得那個。”說著變成只雞。于是紅姑娘取了一個雄性染色體,又在黃姑娘身上取了一個雌性染色體,制成一個大公雞,說:“這是第十,為酉,叫雞吧,它也卵生,不過不像蛇,蛋為硬殼,可供人食用。”那公雞落地后昂首闊步,“咯咯”而叫,黃姑娘去逮它,它一下拍翅飛起,落在法星背面,當時背面背陽,處在黑夜,公雞藏在角落里,黃姑娘猛然入黑暗中,一時不適應,看不清楚,只得空歸。突聽一聲高昂的雞鳴,原來公雞藏處已轉至陽光快能照到的地方了。白姑娘見公雞宿處漸漸亮了,說:“真是一唱雄雞天下白呀!”棕姑娘說:“人若有道,雞犬升天嗎?”黃姑娘說:“雞鳴狗盜之徒,有什么了不起?”黑姑娘說:“寧為雞口,不為牛后,雞雖小,也不能說沒有長處的。”紅姑娘說:“莫為雞毛蒜皮的事爭得雞飛蛋打,雞犬不寧。”棕姑娘接道:“但對挑動戰爭、禍國殃民者,一定要斬草除根,雞犬不留。”

             棕姑娘說完,拿著自己采得精華交給紅姑娘,說:“姐姐,制我的。”紅姑娘接過去問:“你要制怎么樣的?”“我要能忠實守門,敢搏豺狼,。”棕姑娘說道。紅姑娘說:“給咱做個樣子。”只見棕姑娘一下變成條狗來。紅姑娘取了一個雄性染色體,又在棕姑娘身上取了一個雌性染色體,制成狗說:“此為第十一,為戌,叫狗吧。但愿我不是狗尾續貂。”說著將狗放在地上。狗第一眼看到個太陽,便吠叫起來。白姑娘說:“蜀犬吠日,滇犬吠雪,少見為怪。”黃姑娘試去抓狗,狗見了嚇得夾著尾巴而逃,見前面有墻也不回頭,一躍跳墻而過。黃姑娘沒抓住它,說:“狗急跳墻,人急造反,我太性急了。”這時狗發現了老鼠,連忙去逮,把老鼠躥入洞中,白姑娘看見了,說:“狗捕耗子,多管閑事。”棕姑娘說:“對待狗彘不如者姑息,除非狗頭上長角才能干。”黑姑娘打趣道:“本人愿效犬馬之勞,將狗降伏。”說著猛然飛起,,一條韁拴在狗脖子上,狗見有人牽韁,乖乖地任黑姑娘牽著,可它遇見人糞,還是搶去就吃,五女神哈哈大笑說:“狗改不了吃屎。”忽然狗看見老虎伏在遠處,偷看了下黑姑娘,超虎吠叫著。黃姑娘說:“狗仗人勢,奴才伎倆。”

             最后黑姑娘拿著精華,走過去說:“我要制個肚大膘肥,富態龍鐘,野生能拱樹搏虎,喂養又任人宰割的。”白姑娘說:“富態龍鐘,像個官老爺,誰敢宰殺?”棕姑娘說:“官倘只為肥己,不為民謀,必有人敢殺。”紅姑娘聽了說:“好了,給咱做個樣子。”黑姑娘一下變成條豬,紅姑娘取過黑姑娘拿的精華,將最后一個雄性染色體加進去,又在黑姑娘身上取了個雌性染色體,拌好,說:“此為最后一個,為亥,就叫豬吧。此物雖好吃懶做,但還不算太奸詐,只是有些懶。”說著將制好的豬丟在地上,豬落地摔得“吱”一聲高叫,驚山震谷。黃姑娘說:“又不殺你,掙什么命?”說著扯起草莖樹枝喂它,豬食量不小,很快就吃得肥了起來。棕姑娘看著說:“豬依貪肥忘挨刀。”黃姑娘說:“貪倒貪些,但母豬下子,不只一個,多多益善呀。”白姑娘說:“倒也為其一善,人挑肥揀瘦,貪得無厭反有豬狗不如者,不知視此有何想法?”黑姑娘說:“需要公正,不然黑豬笑烏鴉,不是一樣的嗎?”這時紅姑娘說:“雄性染色體就這么多,我們只能做這些了,大家休息后自由玩吧。”于是四姑娘就各依自己的愛好玩去了。

             再說災亂魔歸去,叫四魔:“你們再去給咱們采些精華,讓我再給咱制。”四魔出去胡亂帶歸一堆,災亂魔將所剩五個雌性染色體加了進去,又向四魔身上取了四個染色體,加了自己的兩性染色體揉合在一塊兒,說:“我制了那么多,都沒向和諧那樣依型而制過,我今天要依我的形狀造一個。但我看不見自己的臉面呀。四位兄弟,你們過來,說我是怎么個模樣?自私先說。”自私看了下災亂,覺得不好描述,想了會兒說:“姐姐有眉有眼,有嘴有臉。”災亂聽了說:“這我知道,說的不好,罪惡你說。”罪惡說:“還有眉毛、頭發和牙齒。”“這我也知道,仇恨你說。”仇恨說:“兩個哥哥把耳朵撂了。”災亂聽了罵道:“混賬,難道我不知道這些?我想問這些東西長得怎樣。奸邪:姐姐知道你最聰明,你給咱說。”奸邪也描述不了,急的抓耳撓腮,突然記起自己從災亂的尿邊走過見里邊有影子,便說:“姐姐,你在那泡尿里照照,你自己就能看見,比我們說的也好。”自私、罪惡、仇恨一聽,齊喊:“好主意,我們就想不到。姐姐試去照,一定能照見。”災亂抓著自己和好的精華,走到海邊,低頭去看,看見一個丑得嚇人的影子,大驚:“這是我嗎?”四魔湊來道:“就是姐姐,你看我們四個站在你身邊,里邊照出的影子一樣不一樣?”
             原來災亂從來不知道自己的樣子,以為自己跟和諧差不多一樣美,決不相信水中那個丑八怪就是自己。但經四魔一襯托,得知自己就那樣,氣得哇哇大叫:“天呀!為什么我不如和諧好看?”她考慮不到以前自己雖沒有和諧漂亮,也比現在好看得多,只因自己小時候太調皮、使壞,使反物質燒了臉,才變成這樣。當下將手中的精華幾把揉碎,向海中扔去,“媽的,太不公平。”湊水紋擺動,失去影子,立即逃開,再也不敢看。她扔的東西隨后化為水生動植物。那些水生植物,五顏六色,扎根海里;水族百介,游于海中;那些碎末,化成看不見的水中微生物。這災亂當下就離開法星,不顧四魔怎樣期待欣賞她制玩具,直想鉆入黑洞去。四魔本來想看水中出現什么情景,見災亂離去了,不敢貪看,也隨災亂離去。災亂從此心理失了衡,變得更加兇殘可惡,對世上一切美好的東西恨之入骨,并且脾氣很壞,對四魔也想打就打,想罵就罵,嚇得四魔戰戰兢兢,像老鼠遇見貓,惶惶不可終日。
             卻說和諧女神制成十二生肖,像機器需要燃料一樣,需要食料供養。好在災亂制出的東西,及時提供這一能源。但這些東西是有生命的,過些日子會死的,怎樣延續它呢?玩了幾天,紅姑娘感悟到還需制對應的雌性生肖,讓其繁殖。便聚集起四姊妹說:“還需制各生肖相對應的雌性,讓其能繁殖,不然他們死了就沒有了。它們不像我們,我們經宇宙大爆炸高溫鑄煉,可以不吃不喝,在沒有外力傷害下長生不老。這些東西有壽命,只有繁殖才能延續。”動員的四姊妹又采了些精華,再用一對雌性染色體,制成十二生肖。這雌生肖和和雄生肖幾乎一模一樣,當時都沒有性器官。紅姑娘看著雌雄生肖一塊玩耍,感到應給他們制生殖器。便說:“四位妹妹,這生肖需要生殖器管,不然怎么繁殖后代,生生不息呢?大家想想,看弄怎樣的生殖器。”黃姑娘聽了說:“對,是應該叫他們發生關系的。我看得一凹一凸,才能交配。”棕姑娘拳頭一操:“得有個像這樣的,充實有力。”白姑娘舉手說:“這是雄性,雌性為洞,制扇門,可開可合。”黑姑娘說:“雄性也不能老這樣,應該可軟可硬才對。”紅姑娘說:“好啦。我只擔心,陰陽相交,三陰一陽,陰盛陽痿,對雄性不利。”黑姑娘說:“我們只借到那么幾個雄性染色體,就只能供傳宗接代,怎容許滿足欲望。”棕姑娘說:“對,貪如火,不遏則燎原;欲如水,不遏則滔天。應想法遏制。”黃姑娘說:“讓雄性主動,雌性被動,雄性應該知道自己之貨,到底有多少的。”白姑娘說:“在心理上讓雄性為強者,抵消雌性在生理上的優勢,雌性過貪,讓她失去生殖能力,得不到最好的玩具——孩子。”紅姑娘說:“雌性也不能老受性饑渴,就讓她在懷孕中滿足吧!但在得孩子前,讓雌性流血,受分娩痛苦。雌雄縱欲,都損壽命。雄性所帶生命種子,十分珍貴,熱不得,冷不得,保存不易,失效了會絕種。”黃姑娘說:“再將雌性弄得比雄性小一點兒。”白姑娘說:“讓她們皮膚光滑、細嫩一點兒,愛美一些兒。”棕姑娘說:“要有大乳房,比我們的大,用奶好喂孩子吃。”黑姑娘說:“讓雌性依靠雄性,伺候雄性,雄性養活和保護雌性,但雄性乳房無用,壓扁吧。”黃姑娘說:“最重要的是給生殖器找合適的位置。”白姑娘說:“我看這東西放在顯眼處不太雅觀。”棕姑娘想了一會兒說:“就和排泄系統放在一塊兒,不占位置。”黑姑娘說:“那懷上孕不是無法出氣了嗎?”“對呀,”紅姑娘思考了一會兒頓時有了辦法,“不過胎兒與母體臍帶相系,在未分娩前同呼吸、共命運、血肉相連。分娩后需要剪開臍帶。還有,倘能成人,讓女性臀部多聚些營養,抗病能力強一些,以供生育孩子。男性生喉結胡須,以區別女性。人無身毛,需著衣服,只讓他們在易磨損處長毛,以作保護,不過這些是后話了。”就這樣,她們給生肖設計了性別,使這些生肖有了性生活、有了傳宗接代,生老病死等特征。紅姑娘隨后將法星移置于太陽系中,選了合適的位置,悶了便帶四姑娘去法星上玩。這星球有日有夜,有被災亂能制成的植物、山川、湖海。這十二生肖便按自己的特性,在法星上發展壯大了起來。
             再說災亂因見到自己影子著氣,躲離法星,本不想再看法星,可偶爾看了下太陽系,發現法星在里面,便很驚訝。她仔細觀察了下,發現十二生肖成群結隊,非常興旺,而且大多憑吃自己制得動植物為生,她越看越不樂,連忙招集四魔:“四位兄弟,這和諧真是欺人太甚,叫她的生肖任意侵害我們的動植物,你們去把那些生肖給我處理了。”自私魔聽了吃驚不小,說:“姐姐,我們怎敢?和諧讓嗎……”沒等他說完,災亂就喝:“怎了不敢?難道怕和諧,不怕我嗎?”自私見災亂動氣,連忙分辨:“不是敢不敢,姐姐,去和和諧打嗎?”“孬種,怎還充當男人,連臭腳女人也不如,”災亂聽到和諧也懼怕三分,但她實在咽不下下和諧處處比自己強的氣,況她長時間也練了些本領,以為自己可以了,和諧不一定是自己的對手,于是說:“和諧處處壓我,你們就甘心忍讓嗎?”罪惡、仇恨齊聲道:“我們不甘心但要打過和諧?只能看姐姐的!”災亂被一激,怒喊:“走,跟我找和諧去!”奸邪魔見了忙喊:“去!蛇無頭不行,只要姐姐出頭。我們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災亂帶著四魔,飛到和諧住處,開口就叫:“和諧,你怎么老欺負我?”紅姑娘見災亂來者不善,連忙迎著問:“災亂,我們最近連你的面也沒見,怎么老欺負你了?你把話說清楚些。”災亂強詞奪理,說:“你讓你的生肖任意吃我的生植物,任意捕獵我的海陸動物,這還不算欺負嗎?”和諧聽了說:“災亂,這些東西都有自己的意識和本領,并不是我讓它們那樣,難道你就讓你制的東西那樣嗎?”災亂聽了更不服氣:“我怎樣了?我能叫我制的的吃你制的?”和諧指出原因道:“你就不考慮自己設計簡單,做工不精嗎?”災亂聽了更怒:“和諧,你明明欺負我,什么設計簡單,我看你的生肖做工怎么精?設計怎么好?”說著便血口一張,“啊”的一聲將妒火噴出,頓時變為紫外線、粒子流等有害射線流,向萬物所在法星潑去。
             慌得和諧趕緊奔向法星救護,由于忙,催的和氣下泄,一個響屁,化作空氣和臭氧層,護住法星,使有害射線不能射入。災亂見了,災性激發到極限,手中觸到太陽,激起太陽耀斑,順手抓來,“叭叭”爆響著,狠命摔向法星,這東西溫度極高,驅散空氣,蒸發海水,燎燒起植物來。紅姑娘一看,知道災亂連自己制的也不顧,意在毀滅萬物,感到不好,使起意速,抓了些十二生肖和萬物種子,用慈心催開裙中時間隧道藏了起來,飛離法星,由于她太快,連災亂都沒有看出來。此時那強烈耀斑,燒焦了法星上沒有救走的動植物,強烈的高溫分解了海水,引燃了氫氣,一下將法星炸碎。那法星被炸,四散紛飛,有幾塊被太陽吸走。一塊最大的先擊在松散的木星上,擊得碎屑亂飛,又擊在土星上,也擊得小塊兒亂迸,這樣也使自己漸漸變小,擊下的碎塊兒,被木星和土星吸住,變為他們的衛星,那塊破星仍然沒停住,接著擊中天王星,天王星是個比較硬的實體星,沒被打破,卻因擊偏而被擊倒,同時將破星震為兩塊和一些碎屑,這些碎屑有的被天王星吸住,有的被海王星吸去,而兩塊大的卻跨過海王星,變為冥王星。同時法星較輕較小的眾多碎屑,逐漸成了小星星帶。這下驚得四神四魔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紅姑娘見了,飛到災亂面前喝道:“你這個壞蛋?為何這么狠心?”災亂連話也不答,舉拳就打。紅姑娘躲開,猛然用慈心將光芒聚成激光,向災亂射去。災亂見有一塊被她炸飛的碎法星塊飛來,便使亂念抓來,用以擋激光,沒想到這東西被激光束擊,被切成兩塊,一塊落在地上滾,一塊仍在災亂手中。災亂魔看了手中物質,發現被切光滑的面上有自己的影子,嚇得她一把扔掉那東西,使出鬼氣,還擊和諧,她扔的東西滾至黑姑娘面前,黑姑娘拾起一看,發現里面有個人影,歡叫道:“姐姐快來看!”白、黃、棕姑娘忙湊去一看,發現幾個人的形象顯現在里面,大叫:“好東西,能看到咱們。”奸邪魔見四女神歡叫,忙去拾起地下那塊,對臉一照,見顯出自己,也有些得意。自私、仇恨、罪惡魔湊去一看,見能照出影子,也感驚訝。自私魔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低聲喊:“扔掉,災姐不喜歡它的。”奸邪聽了猛然醒悟,一把將它扔向四女神,白姑娘眼尖,一把用手抓住,對自己照起來。正酣戰的災亂魔。掃見四女神得意,嫉潮泛起,突然使出強磁電流擊向純潔,黑姑娘發現了,驚喊:“白姐快躲!”白姑娘聽到時,覺抓鏡之手奇麻,一把丟開鏡子,那鏡子向地落去,快落地時,竟與地面發生了電弧放電現象,閃著耀眼的白光,火花飛濺,化作粘糊一團,沾在地上。嚇得白姑娘驚魂不定。
             當下災亂與和諧各使奇能,弄得寰宇超新星爆炸,脈沖星急旋,仍難分勝負。災亂見四魔只作游戲觀看,怒喊:“四個孽障,呆著干嘛?還不幫忙!”四魔聽到命令,不敢怠慢,舞起罪惡之鞭、奸邪之劍、仇恨之拳,貪婪之手沖了過來。四女神見了,也揮起正直之棍、法制之刀、權威手腳、純潔之杵截住戰了起來。這十大神魔飛舞在宇宙空間光迸電逝,時而有霹靂聲震,時而有閃電掠空,五光十色,變幻莫測。災亂見戰不勝和諧,將功越使越大,和諧不得不全力以赴,他們的威力使四神四魔隨風飄蕩,有些不由自主之感。紅姑娘見了,擔心起四姊妹的安危來。災亂湊紅姑娘分神,立即動用妒火、壞水,災性、亂念和鬼氣,搬動一個大黑洞,將附近眾多恒星吸引的繞它旋轉,變成大星系,她像車輪般舞動,將一些躲不及的星星吞食,也旋得四神四魔繞它旋轉起來。紅姑娘知道四姊妹會有危險,使動意速,以快得無法形容的速度,將四姊妹追上,拉了置入時間隧道里,然后猛然變大,超過了災亂舞動的星系,將和氣、慈心、仁義、信用、忍勁全使出,抓來一棵有巨大能量的類星體,發著耀眼的光芒,欲擊災亂,四魔先覺受不了,齊喊:“太燙,救命。”災亂忙喊四魔:“快過來!”見四魔湊來,一攬置入襠中,一把就將大星系向和諧扔來,然后發動曲速,越變越小,一下逃入另一個黑洞不見了。紅姑娘知道類星體和大星系相撞,威力太大,便猛然躲開,使出意速,欲逃向遠方。但這類星體雖未能和黑洞星系相撞,卻也被引力震為幾塊,將恒星吸得亂飛,最后形成巨大的星系團。紅姑娘見沒扯開類星體,只得放開它,去尋災亂,卻不知她哪里去了。
             紅姑娘看不清黑洞,只得變歸原形,放出四姊妹。這四姑娘出來,都大驚失色。黃姑娘問:“怎么剛才還跟五魔大戰,眨眼就不見了?”白姑娘說:“是不是在做夢呀?”黑姑娘說:“不是,你看我們剛才弄得寶貝還在。”說著取出剛才被激光切出的鏡面。棕姑娘說:“和諧姐姐知道,告訴我們怎么會事。”紅姑娘說:“你們剛才被我置入時間隧道,進入此中就失去了時間,因此無論過了多久,都覺一霎時。”白姑娘問:“那災亂他們呢?”“跑了,可能鉆入黑洞了。”紅姑娘斷定說。黑姑娘將她得的寶貝遞給紅姑娘:“姐姐你看!”紅姑娘接過一看,見上面有自己的影子,說:“怪不得災亂看了就扔掉了,原來她嫌自己丑,怕看這東西呀。”黃姑娘說:“那這說不定可成為對付災亂的武器。”白姑娘說:“它還可以使我們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和諧姐姐,你給它起個名吧。”紅姑娘看到四姑娘都湊來,使幾人的影子都進入其中,說:“就叫鏡子吧。它能把光反射和折射到別處。但照出的雖和我們一模一樣,也只是我們的影子,虛像。”棕姑娘說:“對,水月鏡花,那有實實在在的存在好。”原來這災亂用高溫將星體中的礦物質冶煉成了金屬,這金屬被激光切出光滑之面,就變成鏡子了。
             當下和諧女神紅姑娘憂愁地說:“自然被災亂攪得破壞很大,十二生肖和萬物在哪兒生存呢?”黑姑娘驚問:“十二生肖還在?在哪里?”紅姑娘說:“我將它們救入時間隧道里,只是我不能將全部繁殖下都得救出,只每種救出一兩對兒,作為種子。”白姑娘說:“那放出來讓我們玩一下。”紅姑娘說:“不行,它們無功力,經不起這宇宙中剛才戰亂所受的污染。”黃姑娘說:“我看靠近法星里邊的那顆紅色行星,壞境應跟爆炸了的法星差不多了,在那里放養生肖說不定是最好的選擇。”紅姑娘觀察了后說:“那條件還要改造。比如還沒有水呀?伤啾环纸獗。”棕姑娘說:“水經高溫,說不定有蒸發了的,雖可能化成氣體,但還存在。”白姑娘向四下仔細看了頓,說:“存在,但很稀薄,需要采集。”黃、黑姑娘聽了一齊說:“只要存在,我們就去采集。”白、棕姑娘連聲附和:“對,這是好主意,我們采集來,放在哪個行星上,就可以放養生肖了。”紅姑娘聽了說:“采集蒸汽水需要細致,你們多加小心,我給咱們采些其它必須原料。爭取使十二生肖能夠生活。”于是她們很快使火星變成了適宜生命存活的星球,使十二生肖在火星上扎下根來。這十二生肖在火星上經過了千百萬年,創造了很高的文明,巨大的金字塔建筑、快速的飛行器,顯示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智慧,也使十二生肖分種分科,種類多了起來。
             再說災亂魔逃歸黑洞,以為十二生肖被自己消滅了,呆了好長一段時間,才出了黑洞。當她見到太陽系后,大吃一驚,五神不僅將十二生肖放養在火星上,而且這些生肖還很有靈性,這么短的時間就創造了那么先進的文明。她看了更加惱火,但她意識到以前那次太魯莽,自己硬拼和諧,根本占不了上風,得想其它辦法。她進入黑洞,對四魔說:“四位兄弟,和諧又將十二生肖放養在火星上,還使生肖建造了住處和飛行器,你們幫我想法,看怎樣偷偷將十二生肖消滅了,我恨死了。”這自私、罪惡、仇恨三魔,因十二生肖上面有自己的成分,對此事不太熱心。但不敢說出原因,又不敢違拗災亂,心里惶惶不安,只得不言語,裝作不知怎么辦。只有奸邪魔不考慮這些,竟然給災亂出了個鬼點子。他說:“災姐,我看和諧也看不見這黑洞,你將這些東西在火星上,就可以消滅火星了。”災亂用手在奸邪頭上親昵地摸了摸,說:“還是奸弟有辦法,我就偷偷去放。”于是帶了一些黑洞物質離開黑洞尋找機會兒去了。
             這災亂魔雖鬼鬼祟祟,但它帶的黑洞質卻不安本分,引動周圍星辰,引起四女神注意。黑姑娘仔細觀察,發現是災亂,忙告訴了和諧,和諧知道災亂不安好心,只是不知道她到底要干什么,只得暗中監視災亂,災亂帶的黑洞質雖小,卻質量和太陽差不多,引力強大,她還未靠近太陽系,就將太陽系邊沿的彗星引得脫軌亂飛,和諧大驚,喝道:“災亂,你又干什么?”災亂見事已敗露,取出黑洞質,向太陽系中的火星扔去,這黑洞質雖看不見,但它將彗星引得亂轉卻能看見。和諧見此,不知是什么武器,情急之下,將太陽系立即移開,這黑洞質沒打中太陽系,在災亂的摔力下飛出好遠,但它與太陽系間的引力還是將它拉扯得停止直飛,變得繞太陽旋轉,成為太陽的伴星復仇星,每兩千六百萬年繞太陽旋轉一次。它每次飛臨太陽最近點,會使太陽系外沿的彗星出軌亂飛,以致使太陽系中各大行星遇到毀滅性彗星和小星星碰撞災難。
             當下災亂扔出黑洞質逃走,和諧拉開太陽系,卻使黑洞質經歷了一次最大近日點。于是彗星和小星星出軌亂飛,太陽系各大行星都遇到不少碰撞,紅姑娘雖盡力撲救,仍然沒有防住有幾顆飛向火星,立即引得森林燃燒、海水被砸飛起,有不少脫離火星。和諧知道生肖和萬物經受不住,只得飛臨火星,又使前法,救走十二生肖和萬物種子。她離開火星后,發現火星中一片火海,很快蒸干了海水,引得空氣飛速流動,形成風暴,很快使火星變成一片沙漠,只有少部分水,被涌向兩極,凍成冰蓋。和諧看了這一慘象,回去對四女神說:“火星又不能放養生物了。”四女神也觀察到剛才的情況,各自也想著辦法。黃姑娘說:“你們看里邊那個藍色星球怎么樣?以前太陽溫度較高,經災亂這一鬧,好像降低了,她大約變得差不多可以了。”白姑娘說:“不錯,我看它十分美麗,根本不用像火星那樣改造就能放養生命。”棕姑娘說:“這回我們多弄上些水,使災亂不容易將它弄干。”黑姑娘說:“還要設置防止災亂破壞的裝置。”和諧說:“你們先將水采來,我弄一些其它必須材料去。于是他們很快將地球弄成了能放養生肖和萬物的場所了。為了防止地球也被燃燒,四女神采集的水竟占地球表面的三分之二以上。
             將生物引入地球后,五女神先怕災亂來破壞,輪流值勤,商量發現災亂就告訴和諧。但實施了一個時期,不見災亂出現,便一起商議其它妥當之法。純潔說:“防備太難,我們在明處,時間一長,必有后患,人家以逸待勞,比我們主動。”黃姑娘說:“設法使我們掌握主動才對。”棕姑娘說:“如果有什么可以報警,就不用忙活了。”黑姑娘說:“用什么報警?不是白日想美事嗎?”說著拿鏡子照起自己來。紅姑娘見了,忽然想出法子來,說:“災亂怕看鏡子,我們安上這面鏡子,說不定災亂不敢去了。”純潔說:“我們還要她照著整容呢。”黑姑娘說:“如果能防災亂,我就割愛吧,我真有些舍不得,它是我撿的,這一段時間,一直不離我身,可以說感情不淺了。”黃姑娘說:“正直妹妹深明大義,讓人很佩服。”紅姑娘說:“我不是有意奪黑妹妹寶物,安上鏡子不僅使災亂可能不敢去,就是她敢去,我們也有希望從其中反射中發現她。”棕姑娘說:“這往那兒安呀?”紅姑娘說:“應該選個最恰當的位置,才能讓它起到應有的作用。”說著取過鏡子,在地球外轉了幾圈,將它安在月球上吧,恰巧和太陽對稱,使它協調著太陽的有害輻射,還能引動海洋潮汐,給地球晚上供照明。地球繞太陽一圈,它恰巧繞地球十二圈,合十二生肖之數,五神給它起了個名字叫月亮,作為她們和地球信息的傳報器。
             再說災亂魔也經常出黑洞監視觀察,見五女神將十二生肖放養在地球上,又想去毀滅,但起先見五神輪流守護,不敢去搗亂。這幾天見五女神不守了,便又蠢蠢欲動了。她白天不敢去,等到晚上偷偷去,誰知一出去,馬上就被和諧發現,將她阻止擋回。她起先不知怎么會兒事,后來發現地球旁邊安了面鏡子作怪。她非常嫉恨這面鏡子,總想破壞它。但這面鏡子經過和諧精心安排,使她一時想不出破壞的辦法。和四魔商議,也一時沒有可行性辦法。只得暫時不敢輕舉妄動。這樣使十二生肖有了生息和發展的機會。這地球不如法星和當初的火星,生肖每換一次環境,都暫時需要一段適應時間,丟失了已擁有的文明,從零開始。這樣很久才適應了地球環境漸漸從愚昧變的開化,先后有了人的意識,發展了自己的文明。只因本身素質的差異,使進化有快慢差距,形成了百獸民族和國家。起先還互不干涉,過著雞犬相聞,生老不相往來的伊甸園生活。這樣也使五女神滿意,她們見災亂不敢去破壞了,便漸漸放松了警惕,各自弄了個美麗的宮殿,作為安樂窩,悶時聚在一塊兒閑耍,或者就鏡中欣賞十二生肖趣事,過得無憂無慮。
             就在她們放松警惕時,災亂五魔又煉成幽靈術,神不知鬼不覺地用意念影響了十二生肖的意識。這十二生肖身上本來含有一絲魔性,哪能經住那種催魂魔術法襲擊,便漸漸地入了魔道,引出無數禍亂和災難。這些災難和文明相伴而生,使失去了警惕的五女神根本沒有發現。直到有幾個生肖在地球外找到了家園,因爭地盤發生了核戰爭,這氫彈、原子彈的引爆發出巨大的光芒和威力,才引得了五神驚訝,這幾個生肖不斷以武器的威力較勁,致使強大的核裂變能量,引得海水分解,點燃了氫氣,炸毀了那個星球。五女神才驚訝地親臨現場,認真研究其原因。她們雖然找不到五魔參與的證據,但白姑娘卻從爆炸的強光中發現含有魔氣。黑姑娘又利用黑夜對地球和其它星球上的生肖細觀,發現這些生肖的國度,都或輕或重籠罩著魔霧。她說:“不好了,我們可能中了災亂魔圈套了。”五神對此現象都很重視,經過多方面考察研究,一致認為生肖已經受了五魔的蜮惑。這是五魔精心設置的更厲害戰術,已使生肖中招到非常嚴重的地步了。如果五女神不聯合,制出新戰術,用以持久戰攻堅,就不可收拾了。
             當時十二生肖已經經過多次進化和變種,形成千奇百怪的動物世界,有不少高度文明者,在地球和外星球創造了一百多座高度文明的宮殿,紅姑娘想親臨這些宮殿查找病根,對癥下藥,幫助十二生肖驅除頭腦中的五魔,找歸和諧意識,挽救即將面臨的毀滅,但白姑娘認為:“十二生肖都經歷了無數代的更替、進化、變種,已經根本不認識我們了,我們冒然介入它們之中,很可能會引起生肖恐慌和混亂,不能接受。”黃姑娘認為:“憑咱們的法力,就是生肖不接受,也應有辦法對付,所以應去,生肖明白咱們來拯救她,會接受的。”黑姑娘說:“等天黑了,我們神不知,鬼不覺地去,先查清原因再說。”棕姑娘考慮后說:“要拯救生肖,最好先化解它們,借機聯絡感情,才好徹底弄清情況。”紅姑娘權衡利弊,制訂了深入調查,查清一切病因,然后對癥下藥療救的最佳方案,于是派四姑娘出人地球,查明原因,和五魔斗智斗勇,演繹了這《紅姑娘遨游世和園》的故事。